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本篇地址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top
[自錄入]司馬遼太郎小説《燃燒吧劍》有愛片段(二)
- 2009/03/02(Mon) -
劇情接上篇。
两个人跑了二三十步后,总算是把对方甩开了。最后他们回到约定的墓地。
岁三把放在石塔尖包袱中的衣服拿出来,然后脱下身上沾满血和泥巴的衣服。
“总司,你要换衣服吗?”
“我?”总司看看自己的衣服,说,“不换也可以,我的衣服只沾了泥巴,拍拍就掉了。”
“……”
岁三从头到脚把冲田打量了个遍,愣了一下,心想:——这家伙是怎么杀人的,衣服上一滴血都没沾上。
“你——”岁三是真的想不通。
于是岁三换上了向佐藤家借来的印有佐藤家家纹的棉制粗布衣裳,然后把绑腿、护手都整理了一遍。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大概是十点左右吧!”
“总司,我们走。”说着,岁三站了起来,迈开脚步,洁白的月光铺上他汗水淋漓的面孔和宽阔的肩膀,“你回江户去。”
“那土方先生去哪儿?”
“回去呀!”
岁三走得很快,冲田几乎不上。
“我们还是一起回去吧!”
“笨蛋,杀人之后,我们怎么还能在大街上一起出现!”
“土方先生……”
冲田咽下刚想说的话,忍不住笑出来。他当然知道岁三的脾气——再追问下去的话,岁三一定会撒谎的,于是冲田心想:这回,他一定是要去找乐子了。
冲田对女色没多大兴趣,因此对道场中的人迷恋冈地的女人总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此时却很善解人意地说:
“好吧,那么我们就在这儿分手。”
冲田带着一丝诡秘的微笑,跑进暗的田园中。
他很细心,不走大马路,而打算沿多摩河走到矢野口,然后再绕小路回到大马路。不过这样的话,回到马路时恐怕都天光大亮了。
他一面走,一面哼着童谣。

沿着柳町坡往上走,就可以到达江户武馆。这一带树木蓊郁,放眼望去,满眼青葱,相当怡人。再过去可以看到水户候的住宅和小旗本的住宅,再后面就是传通寺广阔的辖区了。
距传通寺不远的地方有不少的兵器店、商铺和花店。但要说这一带最多的,还是鸟。尤其到黄昏时,武馆后总会有乌鸦成群结队地鸹叫不休,这一带的人都因此管这个武馆叫“乌鸦武馆”。
岁三从多摩回到武馆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乌鸦嘈杂的黄昏。
岁三对乌鸦刺耳的叫声有说不出的厌恶,他恨恨地向地上吐了口唾沫,骂道:
“叫什么叫!倒霉的臭鸟,真讨厌!”
岁三直接走到后院,坐在水井旁开始洗脚。
这时候,冲田也来到水井边,看到岁三,他忍不住地说:
“唷!你这人还挺沉得住气的嘛!”
岁三不理会冲田挖苦的口吻,依然垂着头,扳开脚趾头仔细地清洗脚缝。
冲田弯着腰,凑近岁三的脸,看着他的眼睛:
“我回来时,近藤师父还猛对我说‘辛苦了,辛苦了’呢!”
“你怎么回答的?”岁三翻起眼睛看冲田,“该不会把分倍桥的事和他说了吧?”
“我当然不会说出来喽!”
“那你担心什么?”
“还不都是剑术的事。”
“你到底在说啥?”
岁三想不通冲田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了。
冲田打量了一下岁三的表情,说:
“你刚回来就惊动你实在是不好意思,但现在发生了一件大事你迟早要知道的,否则你到时候又要吃鳖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说着岁三并不很在乎地开始洗脸。
冲田看着岁三的脖子,说:
“啊,这一路上灰尘很多是不是?”
“嗯,什么?”
“没什么啦,你把脸洗干净了再说。”
岁三把脸浸入桶里的水中,泡了一会后,冷冷地说:
“你爱说不说。”
“好吧!我就老实告诉你,有个不知打哪来的武士上我们武馆来讨教。”
“又要比斗?”
其实这种事一点也不稀罕,有些对自己的剑术稍有自信的人,都喜欢找些江户二三流的武馆挑战。这些小武馆为了避免麻烦,总是宁可花点钱打发他们走。
天然理心流的近藤武馆遇到这种状况时,通常都是把来者交给土方和冲田去对付。
事实上天然理心流的剑法算不得什么能上大场面的剑法。虽然近藤常强调气概,但要论功力,仍然算不得是上水准的武馆。
一般这样的武馆遇到有来头的人挑战时,都习惯借用其它大武馆的高手来摆平。
近藤武馆和神道无念流的斋藤九郎武馆早已有默契,一旦有人来找麻烦时斋藤武馆就会派人前来支援。
江户三大武馆之一的斋藤武馆(练兵馆)本来在饭田町,后来遭祝融而搬到三番町,在紧急的时候,近藤必须雇轿夫千里迢迢地去接高手,临了还要付一笔酬金。
岁三从水中抬起脸来,问:
“派人到三番町了没有?”
如果已派人到三番町去,那么前来挑战的人一定不是泛泛之辈。
冲田一面竖起大拇指,说:
“近藤师父已经派人去请了,当然啦,他大概认为你我二人恐怕无法应付才去请人。听说比斗是明天中午,时间还很充裕。”
“来挑战的人是不是住这附近?”
“大概是吧,那人行动诡秘,说不定现在正一面喝着酒,一面听乌鸦唱歌呢!”
“那家伙是谁?”
“好吧!跟你说也无妨,但你可别吓坏了!”冲田一边笑一边说,“是甲源一刀流,南多摩八王子比留间道场的人。”
岁三停下了洗脸的动作,心想原来是前几天在分倍河原上打斗的那些人。
“哼!竟然找到江户来了。”岁三说。
“是啊!”
“到底是谁那么大胆?”
“是七里研之助——”
“混蛋!”岁三把一桶水向冲田泼过去,“怎么不早说!还在那里兜溜我半天!”
冲田连忙躲开,说:
“我不是告诉你了吗?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拖到现在才回来,我还一直等着你呢!”
“好了好了!”岁三不耐烦地说,“总司,你说的当真?阿胜(近藤的小名)真的不知道我们倆在分倍桥和七里他们的事?”
“当然!”
“什么叫当然…”
“近藤师父跟你不一样,人家是大人家。”
“你说什么?”岁三想了一下,才又说,“七里有没有跟他提这次打斗的事?”
“如果我们不提,他也不会提的。这次七里是名正言顺地来挑战,如果他赢了,消息传到多摩,他们的声望自然会提高,而且对天然理心流也是一种打击,他的用意大概就在这上面吧!”
“我不想出面!”
其实就连岁三自己能否在竹刀比赛中获得胜利,也没有把握。
但这并不是说他们害怕七里,只是天然理心流的剑法不适合于用竹刀正式比划的场合。
“要像分倍桥那样的打斗,多几次倒是无妨!”
“那种我才真的不想参加哩!”
说着冲田便走开了。





2、(岁三从近藤那里听说从斋藤道场请来的高手叫桂小五郎,是个上级武士的儿子。于是多少有些恨自己生来不得天时地利。但冲田对他这样的想法显然并不感兴趣。桂轻松地打败七里并谦让一局给个顺手人情后,岁三更觉得看桂不顺眼。)



桂坐在房间的上座,这时候,岁三装模作样地说:
“我是本馆的武师,叫土方岁三,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你太客气了,需要指教的是我呢。”
桂照样回礼。
不一会儿,近藤的妻子常子送了茶点过来,她礼貌上寒暄了一番,但脸上如常地僵硬。
常子除了送茶点之外,还把一个红包和一张纸条整齐地摆在盘子里,端到桂的面前。桂似乎很习惯这类事情,便把红包收起来放进口袋中,没什么表情地开始喝他的茶。
“桂先生。”岁三客气地说,“我们真有福,能够大开眼界,像您那样高妙的剑法,比我们天然理心流,或家源一刀流的乡下剑法真是高明多了。”
“哪里,你太客气了。”
“今天幸得先生鼎力相助,我们武馆才能保住,请先生不要这么客气,指导指导我们这些晚辈吧!敢问一下桂先生,像您这样巧妙的刀法,如果不是用竹刀而是用真刀的话,是不是同样有威力呢?”
“哦!不太清楚。”
桂照样不当回事,可是岁三又问:
“无论是天然理心流、甲源一刀流或是马庭念流,在上州武州一带都是很适合实战的剑术,但在道场正式的比斗上却无法跟江户的大流派比,是为什么?”
“哦,是这样吗?”
桂仍是不感兴趣的敷衍着。
岁三睁大眼睛锲而不舍地再问:
“倘若——”岁三犹疑了一下。
“你到底想说什么?”桂显得有点不耐烦。
“倘若你不用竹刀而用真刀的话,能那么顺利地打败七里吗?”
“这,我也不知道。”桂脱口答道。
看样子好像根本没当作一回事,因为这种问题他司空见惯。他每次到小道场去指导,几乎都有人像岁三一样提出这类问题。
“可是桂先生,万一有人出其不意地攻击你时,你怎么办?”
“对我吗?”岁三跟桂说了半天的话,现在才看见桂露出笑容:
“——当然是逃跑喽!”
“……”




另一方面,近藤正在自己的房间内,让常子做了很多料理,正款待着七里研之助。
七里的酒量似乎很好,连喝了十几杯仍面不改色。
“怎么样?你也来吧!”他说。
“要我喝酒?”近藤愣了愣。
“不,我说的是比斗的事。”七里露出嘲弄般的笑容说,“下一次倾你这位大人物到我们八王子武馆来,不知意下如何?”
“哦!你说这个啊?”
“我们八王子的酒虽然不如这边的好,但是一提到剑术,比留间武馆的人都很想见识贵武馆的技术,所以我此行的目的就是想邀请你们过去比斗一番,不知你的意思怎么样?”
“不急嘛!我和徒弟们商量商量再说。”
“还要商量吗?也好。”七里一口气喝光杯里的酒,慢条斯理地说,“不过嘛,最好不要再派打手来。我们是不欢迎的。”
“咦?”
“不要把我当三岁小孩,你以为我不知道?刚才那像演特技一样的竹刀武士最好不要再请他来。”
“是吗…”
近藤虽然这么说,但脸上还是悻悻地。
他们的交谈到这里就进行不下去了。近藤这个人就是看情势对自己不利便不说话,而且多半表情很可怕。
刚好这时冲田进来,打破了僵局。
“总司,这位先生——”近藤咽下一口酒,说,“要邀请我们到八王子去,按理说我们不应拒绝,可是这位先生说他不欢迎刚才那位竹刀武士。”
“七里先生。”冲田转过脸去看七里,故意装出惊讶的表情,“您的意思是大家来一次真刀的比斗吗?不过依我看不太好吧!这样就变成集团械斗了,我们多摩官府会取缔的呀!”
“不,不是这个意思——”
七里想否认,却来不及了。
“不过也好啦!你说什么时候呢?”
“好吧!日期以后再定,我会来邀请你们的。”
“可是既然说好了,还是先约个时间吧!”
“总司!”近藤听他们这么一说,当然慌了,于是紧打断,“喂!总司,你下去吧!”
“是!”冲田应了一声退出房间,刚好在走廊上碰到岁三,于是便问:
“桂先生回去了吗?”
“回去了。”
“辛苦你啦!”
冲田安慰着岁三,但岁三一脸恼怒,没有一丝笑容。
“土方先生,怎么啦?看你灰头灰脸的。”
“七里那家伙还在?”
“当然!不但在,而且还要约我们下次用真刀比斗呢!”
“开玩笑!”
岁三啐了总司一口,但马上摆出认真的面孔,追问总司详细的的情形。
“这有什么不得了的,七里要邀我们武馆的人道八王子去,用真刀一决胜负,不过日期还没决定。”
“真的?”岁三问。
“嗯。”冲田缩着下巴回答。
岁三不再说什么,便走进后院去了。


后院中,高大的原田左之助光着膀子,挺着突出的肚子躺在乌的地上。
这是食客原田的习惯,他的肚子上有一道伤痕,由于旧创偶尔会发痛,所以他每天傍晚就躺在地上晒太阳。
“原田君。”
原田马上站起来,问:“什么事?”
“听说你很想尝尝杀人的滋味?”
“是啊!怎么样?”
岁三打量着原田,思索着该怎样启口。原田脾气并不怎么好,个性急躁,所以岁三和近藤每次和他说话都很小心,怕触怒他。
岁三从地上拾起一根生锈的铁钉,装作漫不经心地说:
“你终于有机会了。”
接着,岁三便在地上画起圈来。
他画了一条直线,说:“这是甲州街道。”
“哦?”
“浅川由北方经过这儿。”岁三继续画着。
“你是指八王子?”
岁三点头后,便把一些线条填上去,成了一幅详尽的地图。
岁三指着地图上的一点,说:
“就是这里,原田君,后天晚上你先到这儿投诉,这是一家木盖的客栈,叫江户屋,详细情形我会告诉冲田,但不要让近藤先生知道。”岁三竖起拇指,再度强调:“千万不要告诉他,知道吗?”
接着岁三又找到藤堂平助、永仓新八,把同样的事情告诉了他们,最后才去找冲田总司。
岁三把计划都告诉冲田后,说:
“就是这样,你先带他们到八王子去。”
“你的一丝是让我们先投宿在江户客栈,然后听你的指示去袭击比留间武馆。那土方先生你呢?”
“我吗…”岁三想了一下,“我也要去。”
“那,现在就出发?”
“嗯,趁七里那家伙还未离开我们武馆之前就出发到八王子区,打他个措手不及,就是他回去了也没用。”
“啊!好厉害,那么快?然后呢?”
冲田言下之意好像很惊奇,其实不然,他一点也不讶异。
“然后我就去拜访比留间武馆。”
“拜访…?”
“用兵之道在于出奇制胜,等对方都准备好之后再去攻打,那就胜算不大了。我先到八王子踩踩地盘,好让你们顺利地溜进去。”
“哦,你可以当军师了。”
冲田嘲弄着岁三。
然后,岁三浴着夕阳的余晖匆匆地出发了。
到八王子有十三里,路经日野的藤田住宅。但岁三早就打算好,不进去拜访。




TBC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本篇地址 | Makoto | CM(4) | TB(0) | ▲ top
<<醬菜同學…遲到N久的生日圖orz | メイン | 櫻花節。(一)>>
コメント
--
冲田对女色没多大兴趣,因此对道场中的人迷恋冈地的女人总觉得很不可思议
------囧爲什麽這句話給我感覺很奇怪? 腦補畫面:總司跟女孩子微笑,對方撲過來抱著說''啊好可愛"或者直接臉紅暈倒......PM開場就看土方先生展現其風月老手的一面....說起來TV里那段他的表情很微妙 =_,=

司馬寫得總司果然,果然有點點天然..... OTZZZZ 的很純良. 土方怎么看都比部長招人喜歡(雖然這個對比很囧). 另外新一話POT的手冢有蠻漂亮的臉 XD

說起劍術流派,高中的時候經常YY.劍心跟總司打起來誰贏(<浪>里雖然也說到了),不過飛天御劍流其實是沒有的吧?!
2009/03/06 22:01  | URL | 無力龍 #-[ 編集] |  ▲ top

--
史實上……我記得給二十二三的沖田診斷過的良順醫生說沖田還是童貞(炸)所以對女性興趣淡薄應該是真的……orz
我覺得他是對女人沒有概念……那種親切和對小鉄之類並沒有什麽區別(歪
嵗先生那種美學對於我而言是很有魅力的XD~
我很喜歡司馬的縂司~可以說是最喜歡的一個。飛天御劍流是虛構沒錯,劍心和縂司的勝負真是千古懸案了orz不給他們分出勝負也是和月故意的吧……
(如果是我自己原創新撰組的故事,一定要在齋沖互動上花很多筆墨……新撰組雙璧,天才和鬼才呀=__,=)
2009/03/07 01:00  | URL | 光 #Yeo.f.xU[ 編集] |  ▲ top

--
哎你那話說道我心坎上了 >///< 齋沖多萌啊(口水). 其實看PM那會我還不萌一先生,之後不知不覺就被吸引了 TvT 這倆人鐵錚錚是曖昧老友關係,互動起來幾乎一切皆有可能 >O<

另外:男人的童貞怎么檢測 = = 請務必回答我(喂
2009/03/08 19:16  | URL | 無力龍 #-[ 編集] |  ▲ top

--
齋沖很多反差很好玩>w<土沖本質上很像,都是一根筋..
不過我設定中的齋沖大概不太象PM裏那一種,應該是一種平日裏不太深交但是對於對方的本質都了然于心的感覺...性格和處世觀差很多,各自屬於不同的圈子,但是做出一些重要行動(或囧事)的時候會不謀而合地在作案現場遇上....orz||||
至於那個童貞怎麽檢測的問題...不要問我我也不知道...(遠)
2009/03/08 21:51  | URL | #Yeo.f.xU[ 編集] |  ▲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top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1020g.blog119.fc2.com/tb.php/98-838505a2
| 首頁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