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本篇地址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top
土冲小感。
- 2009/01/05(Mon) -
本來畫了點PM的東西。但是掃不上來,所以待補。

《燃えよ剣》夾生夾生地看完了,於是覺得乃老師應該是個不折不扣的燃劍派,所以大概在PM鉄的漫畫裏出現土方先生江戶探病一幕是可以期待的………

………………期待個鬼啊orz都坑了兩年了orz
所以就自己畫。這種場面還是要漫畫表現來得自然點。司馬老先生的縂司就不像世間之人。
燃劍的這一段有個細節,土方先生前來探望縂司的時候是深夜,縂司隱約聽見響動,持劍驚起,結果在聼清腳步聲后便慢慢把劍放下了,足見兩人交誼。也難怪會有人說司馬氏的土沖感情好到曖昧的程度orz

其實要正直地講,燃劍好歹是寫土方副長這個蛇蠍般的男人,但僅僅如此的話,畢竟不太好玩。還是要有個人來激發一下他的一面嘛——於是這個人,縂司無疑是最適合的。一則心思伶俐,體悟土方先生的用心順理成章;二則性情率真,調戲(?)土方先生自然而然;三則身為晚輩又是多年同門,學習好又體弱多病,土方先生對其垂憐也人之常情;至於四,縂司是美少年啊……好吧當我沒講。

可以說自始至終在燃劍裏,懂得土方先生的,就只有縂司一人而已。心裏話土方先生只願對他講,在土方先生面前小戳小搗也是他才有的特權。總之,在縂司面前,副長的纖細害羞體貼賢惠等等美好(?)的品質,可說是大放異彩orz。
就比如説有一段,説到副長每隔十天半月就把自己関在房裏,誰也不讓接近。這事局長也是沒注意的,但縂司找隊士一問,就知道,哦,土方先生又在冬眠了。於是縂司樂呵呵地跑到土方先生房前喊了一聲,然後滿意地聽到裏頭稀里嘩啦藏東西的聲音。orz果不其然,土方先生是躲起來寫他那不怎樣的發句……當然最後的結果還被縂司當面找到並偷偷取笑……orz
之後就是縂司那句“土方先生真是可愛啊”的名臺詞了。炸。
某意義上也可以說,因爲有了縂司這個存在,咱們的土方副長就變成了著名的傲嬌= =

縂司看似頑皮,倒是十分知輕重的,很多事總是最早看明白,但又仿佛輕飄飄的自在得很,也不知是性格渾然天成,還是到了大智若愚的境界。orz
據説燃劍的縂司和血風的縂司是別物,但是在我看來還是同出一轍。也許是因爲血風我只看了網上零碎的翻譯版本的緣故,而長洲奸細一篇裏的縂司和燃劍當中算是無二致的。要說大的不同,就是縂司之戀那一篇了吧…但我覺得此篇的縂司,和血風的其它篇目也很難聯係起來就是。

說回燃劍。鉄之助出場比較晚,但是他是在縂司死後,用來繼續襯托土方先生作爲“性情中人”這一面的唯一人物了。接受鉄之助入隊並且將他留在身邊做小姓的原因也是大家所知道的“這孩子像縂司”。(笑) 其實細細想想,當時縂司已經不在身邊,少了那個嬉笑談天、出則可靠入則知心的人,作爲土方先生,多少是有些寂寞的吧。順便查了點資料,發現在那個男色流行的時代,小姓的工作是包含“侍寢”的,於是這麽一說,土方先生對縂司的用心可是不得了了。orz
因爲PM的主角是小鉄,之後箱舘之戰很可能會有土方先生絕境托付遺物的重頭戲。但是縂覺得若沖田縂司一死,PM好像也塌了半壁江山。
是乃的話,土沖在江戶的最後一面,真的會抱抱也説不定。畢竟縂司連小鉄山南甚至山崎都讓抱過了,本命不抱一下説不過去。……算了,一切都是YY,現在放眼望去,就是那懨懨的一個坑。T皿T

倒是很喜歡PM的土沖,也許因爲這裡面的縂司也對土方先生用心極深(燃劍裏則未有上升到人生意義的地步=-=)。雖説其中土方先生對於縂司走上這條道路一再自責,但于縂司而言未嘗不好。畢竟,若我是縂司,恐怕也會選擇為他執劍,伴他肩側,知他辛酸。
不管結局怎樣,看那裏頭的土沖,看他在屯所的午後給他端茶,他看著他心不在焉地喝下,便覺得歲月靜好,別無所求。

與PM的溫柔大姑娘(揍)不同的是,司馬老先生的沖田縂司給我一種孩子氣的天真和殘酷的感覺。也許與年紀小小就開始斬人,將人間的斬殺視爲理所當然有關。正因爲這種對血腥的“習慣”和“接受”,加之成長環境雖有艱苦但尚且算是溫情,沒有影響到他開朗純真的性情;再者,出身武士之傢的早期教育,讓他有忠信禮義的價值觀。於是就有了這樣的沖田縂司吧。

關於縂司的改名,作爲土沖派,我對於司馬“‘Souji’是嵗三戲稱而來的小名”的解釋自然是十分受用的XD。而且在關於新撰組的很多作品中,土方先生似乎從試衛舘時代就喚當時還是“宗次郎”的縂司為Souji了。總之,如果說“沖田宗次郎”還屬於白河的沖田家,那麽“沖田縂司”就是屬於新撰組。這麽說來,最終病卒鄉野而非命殞沙場,墓碑上刻的是沖田宗次郎。他終究還是回到那裏,然後死去了。

下面是關於血風土沖的感想,補到baike上面的一段。
在《新撰組血風錄》中有這麼一段,講述的是長州的奸細深町新作混入新撰組時發生的故事,十分生動的展現了土沖兩人的性格和互動:

  新作剛參加新選組,就有人對他產生了懷疑,這人就是沖田總司。
  參加新選組的青年都要經過考試。如果參考者說對自己的劍術有信心的話,新選組就會叫沖田總司作為主考官和近藤勇、土方歲三作裁判,來檢驗他的劍術。
  一上場、兩個人互相鞠躬,雙方之間的距離只有六尺。很快分出了勝負。新作毫無反抗地被沖田擊中了面罩,上身、護手上也挨了幾下。
  “夠了。”土方揮揮手,讓新作退到休息室。回頭就和近藤談了起來。
  “這人能用嗎?”
  “大刀使得還不錯,耍得輕飄飄地。他輸給總司並不代表他不行,我看可以用。”
  第二天,新作作為實習隊士,被安排在第十隊的原田左之助的手下。
  就在當晚,沖田敲開了土方的房間門。
  “世上還有這樣奇怪的人,一般人臨到考試的時候,肯定會使出吃奶的勁,把手裏的竹刀當作真刀,不帶一絲馬虎。可我今天頭一次碰見這樣的人,故意裝作自己沒本事,您說他到底懷著什麼心思啊?”
  “你在說誰啊?”
  “我把名字給忘記了。”
  “你吃錯藥啦!”
  “土方先生,我想起來了,是今天和我比試的那個人。”
  “深町新作?”
  “對對,那個深町,他和我交手,擊中我的面罩和護手兩次,可土方先生都沒喊停。”
  “他打的時候好像沒吃飯一樣,擊中了也不能算。刀耍得好耍得快,沒用,他那套是花架子。”
  “他那不是花架子,只是假裝武藝不高而已。看他的功架,看他耍刀的套路,被打到可就夠受了。我還特意向在柳馬場劍道場學過的人打聽了一下,為什麼深町的刀法中看不中用?他們說和他交手,如果上身被竹刀掃到一下,肯定要背過氣去。還說他雖然還是無名之輩,但是功夫之深,已經足以自立門戶了。”
  “大概是他太緊張了吧?”土方顯得漠不關心。
  不過沖田的腳剛跨出土方的房間,土方馬上把諸士取調兼監察的山崎蒸找來,吩咐他把新作的檔案拿來。
  “我要你打聽打聽這個人的底細。”
  “您對他有些懷疑?”
  “那要看你的調查結果而定。”
  

所以說,在關乎新撰組的很多作品裏,總司的腹和歲三的彆扭都是有來頭的(笑)。就這一段,先說總司。作為第一個敏銳的察覺了問題的人,半夜裏到歲三房裏說正事,卻說得好像拉家常;明明連柳馬場劍道場都打聽了,還說自己不記得人家名字——擺明了就是裝羊逗弄咱鬼副長。歲三的反應也實在有趣,“你吃錯藥啦”這脫口而出的罵辭,沒威嚴沒水準沒架子,也就對自己不需防備的人會用。於是說到土方先生,剛裝得不當回事把總司送走,馬上就叫山崎去翻人,也實在來得彎轉,不負鬼魅之名。

那麼,總司當真以為他家土方先生不當回事嗎?——非也。雙方煙裏氳裏,彼此心知肚明。這就是司馬傢的土沖好玩的地方。

土方歲三何許人也,他沖田總司怎可能不明白呢。

於是在後文中,總司的行動就極其自主了。在司馬先生的筆下,總司很多時候做些不得了的事是不和近土打招呼的,偶爾想起來才說一聲,也從未被阻止、未打算被阻止。總司對歲三的作風脾氣了解得很,也曉得對方對自己的縱容,所以總能巧妙地遊移在其底線之上;然而取得這種縱容的特權正是因為總司本身的特質——新撰組對於總司而言不是施展抱負也不是成名得利的場所,而是他從小長大的家,土方先生非常清楚這一點,也信任聰穎的總司“總有自己的考量”“不會玩過頭”——於是,總司不是不說,而是無需說。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本篇地址 | Makoto | CM(7) | TB(0) | ▲ top
<<LB本封面中。 | メイン | 可愛的植物們。=3=>>
コメント
--
说的太好了……T T土冲之间总是有种别人无法切入的天然气场~
乃那个坑……害死多少人啦|||到现在都记得翻开第一页“这是一个混乱的时代……”然后“……皆被历史的洪流所淹没”那一片暗色里浮出来的字迹,当初的震撼感到现在还是很清晰……
2009/01/05 15:23  | URL | 羽衣清商 #-[ 編集] |  ▲ top

--
好奇妙我們連複習老本都進行的一樣 OTZ 說起來乃怕是不打算再畫了吧. 這個坑,想到的還有夾子們的坑.也許出於同理?因為已知的結局所以於心不忍還是說乾脆就進行不下去了 OTZ

土方的性格嘛多少人拿TF跟土沖對比.不過我好像還是更喜歡土方一點,嗯很可能就是因為他更受(喂).大概對於那種叫囂自己是魔鬼的傢伙總是或多或少覺得[大概會很有趣].總司對我來說是不能跟任何人比的呀 TvT 話又說回來,倘若這樣的人生在現代,萌度倒是會減色不少.當年給他寫過大把大把的東西不過實在覺得反而顯得玷污去了.糾結的萌糾結的藏起來 > <

<血風>為毛我沒看到 TvT 雖然還是好幾年前搜的 OTZ 當時新撰組相關的東西給看了個邊.最初萌到的卻是中道墩子一張TV的總司人設.啊啊啊崩潰~ 那時評論里最常見形容詞例如"剪水的雙眸"或者"氤氳蘊蔚,如霞如櫻"的背景,"哀鴻遍野"的笑容....現在看起來還抖得我肝兒顫~~~~

另外,<PM>里可能我更喜歡齋沖說不定莔 齋藤先生實在是很有魅力的人 XD
2009/01/08 19:48  | URL | 龍 #-[ 編集] |  ▲ top

--
>>>羽衣
土沖多少給我一種"其實這兩個人是同類吧"的感覺^^;
比起乃的漫畫,司馬老爹的小説才是真正叫我重新掉坑的東西呀orz
不過乃老師的畫風真的很讚呢~

>>>那口子
TvT其實PM的結局(對於小鉄來説)未必是不好的,但是對我來説故事就完結在副長戰死那裏了
乃掐在那裏讓我很堵,因爲伊東的復活很顛覆啊。
我本來(難得)很期待下面的發展,結果卻坑了=-=;
對於PM的縂司,我應該算是萌……其實那應該算是典型的雙重人格了吧XD(所以我才說覺得F和縂司本質上不像)
土方先生“不好意思說好話”好像是公認的設定了,趴。
我心目中的縂司大概是笑眯眯的小哥的感覺(噗)不過想起以前一個幕末的遊戲,裏面的縂司劍術很高體力很差……突然就萌了(捂臉)
說起來齋籐先生也是左撇子呢(爲什麽是也
2009/01/13 20:27  | URL | 光 #Yeo.f.xU[ 編集] |  ▲ top

--
伊東如此人妖的設定其實我蠻抖的 TvT 說起來新撰組最後市村兄弟其實都死了而且死很早貌似囧
乃看過<御法度>沒?四年前有人傳給我,一直存在電腦里沒看,上上個月,我終於下定決心把它,刪除了囧
誒乃怎么覺得總司雙重人格 @@ 我沒有覺得呀,不過F的性格倒是一舉一動都淋漓盡致~
"劍術很高體力很差"是因為沒有鏈霉素啊 TvT 乃乃乃不帶那么不CJ的(哭跑
齋藤君很萌 TvT 浪客劍心里也是. 說起來乃喜歡<浪>里的總司?
2009/01/17 01:00  | URL | 龍 #-[ 編集] |  ▲ top

--
伊東好像在很多漫畫裏都是人妖orz唔,雖說他的確是出了柜的 囧
小鉄在歷史上似乎是生死不明哦,有幾种他戰死的説法但都沒有被證實@@所以在他的viki資料上死亡年份還是??..
禦法度看了,雖然我根本就只在看武田桑的縂司(算是我很喜歡的縂司形象吧)...=-=
説來你爲何沒看?
我覺得PM的縂司在砍人的時候幾乎就不受平日的意志(?)限制了,所以才會有"不知輕重"的説法...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殺人,但同時又因爲嵗三和阿勝的關係(笑)得到了安全感和溫情.反差很大的經歷就讓他有反差很大的性格兩面...這種感覺吧@@
浪裏的齋籐先生確實很萌>..<不過縂司在劍心里出場機少吧~就是出來吐兩口血OTZ這麽一說我想起來了...齋籐先生的年紀...其實比縂司要小的啊啊 囧|||
有印象的就是追憶篇裏縂司和劍心打的那一段,看來縂司善刺擊已經是大家的基本設定了麽=..=
2009/01/18 18:00  | URL | 光 #Yeo.f.xU[ 編集] |  ▲ top

--
囧說到出柜,新撰組整不就是一部那啥啥的歷史么囧囧囧 話說回來以前也看過戰國往後的歷史,小姓什麽的還在其次,那簡直就是混亂啊囧囧囧
小鐵君17歲開始長得跟鈴就很像了 =_,= 不愧是知己.不過對於鈴我的感覺還是很抱歉的 OTZ 多好的孩子明明
=皿= 不看御法度就是因為總司的形象啊掀桌!其實裡面他的性格我不是很喜歡 OTZ
哦哦你這么說他確實很雙重人格.不過無論小時候還是鬼之子我都喜歡 TvT 另外乃說給我看<光風>的~
齋藤是比較小 TvT 不過人家很害年齡不是問題,年下我也笑納了 OTZ 總司的絕招不就是突刺么 > < 平睛眼好想親見啊 >O<
2009/01/18 19:41  | URL | 小瑞 #-[ 編集] |  ▲ top

--
你咋變小瑞了XD
嘛,那種BL很正常的時代還是很有趣的,雖然很可能和我們想象的不一樣 囧
鈴我也很T[]T,最後那段我是真的虐到了,他在PM裏算是和小鉄的一個對比吧T_T
禦法度裏的縂司我感覺性格並不是非常完整,可能篇幅有限吧,手法又隱晦,可以腦補的空間很大.雖然是改編自血風某篇,然電影和原作已經是完全不同了=-=;....倒是他的樣子和氣質我很喜歡(笑
可能我自己印象中的沖田就是很元氣~XD
齋沖就是給我一種兩個都是異空間人的感覺=-=+
縂司的無明劍我一直找不到詳細的資料,據説是失傳了 囧
2009/01/18 22:30  | URL | 光 #Yeo.f.xU[ 編集] |  ▲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top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1020g.blog119.fc2.com/tb.php/84-d1f5b2b1
| 首頁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