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本篇地址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top
[家教/6918]分辨率一千零一 From Fafuer
- 2008/06/12(Thu) -
F孩子给的生日贺文,谢谢>///<
以下复制=___,=


FUJI-50题之三十八。分辨率一千零一

青之富士五十题。

BY FAFUER LAUNCESS
家庭教师HITMAN REBORN 衍生同人
CP 691869

汤圆姬生日贺> <

唔虽然是很早就写好的,但请相信我是带着满满的爱去写=。=

原谅我总是在联想到汤圆姬的生日贺时,就会想到色的欧式铁栅栏和翠意盎然的爬墙虎[什么]以及古老充满灰尘的建筑。。。[你够了||||||

时间设定为[十年后]。


虽然汤圆姬你貌似对十年前骸云更爱,不过想到的这个题材似乎不合适十年前=____,=


于是以上。正文。

[删除]为什么这一题目文艺成这样排号却在三十八囧。[/删除]
风吹过爬墙虎的藤叶瑟瑟作响。


云雀扯下一截藤蔓丢在地上,仿佛幽绿绿的尸体。与院内建筑一样古老的色镂空围栏被上了锈的铁链锁紧。

废弃的古老建筑。



空气中弥漫过一丝略带甜味的烟草气味。云雀料定自己没找错地方,轻易的翻墙进入园内。脚下半人高的杂草郁郁葱葱掩盖住长了青苔的骨灰色石板,随着行走发出窸梭的响动,隐约听见蟋蟀微弱的嘶鸣。

他被清晨的露水打湿外套,盛夏的木棉树垂下枝条拂过眼角。


从虚掩着的华美窗子进入废弃别墅,初早的阳光爬过窗子射入室内。光线照亮的空气飘动着细小的灰尘,陈旧的家具上盖着同样的物质,散发出朽木苦涩的味道。

古老的大钟还在不知疲惫的摆,吱、嘎、吱、嘎——


失去鲜艳颜色的棕木色地毯延伸向楼梯。云雀沿着回旋楼梯上二楼,缓慢但毫不迟疑。空气中灰尘的气味混杂着新鲜烟草的气息,他在某个同样陈旧的大门前停下,沉默三秒然后推开它。


似乎理所当然看到那个家伙的背影。



骸出神地望着窗外乔木上欢快鸣叫的鸟儿,随着陈旧木门被推开时的沉重呻吟转过身子。

他看着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笑起来。

呦——真是意外的见面。


云雀同样回报一个微笑,却慢慢举起拐子。







——混蛋,又抽烟。








说起来很早之前云雀就有半强迫半威胁性的要骸戒烟。骸问过原因不过很简单,云雀说他讨厌烟草的气味。

骸对这玩意儿不是很执著,也只是笑笑了事。从此他不再云雀面前叼烟卷,偶尔会在陌生的人或事物面前点燃那种怪异的气味打发时间,或者咬些什么作为习惯。

他在时间的行走里头慢慢品尝苦涩。并不去想那么听话的理由。


胶糖物质意外这次吹了很大。越来越大直到薄膜禁不住而破裂,舌尖伸出舔一圈回来。甜味在半个小时的时间早就融化没有,唇齿间剩下怪异的苦涩。

不过他依然没有吐出来。

是种让人觉得充满灰尘蜘蛛网、以及潮湿木头气味的苦涩,绕过舌尖再越到眼前。


让骸联想到书桌上一蝶泛黄的信纸,还有墨水早已干涸凝固的墨水笔。



面对云雀一个月来的第一句话,骸有些忍俊不禁。他直起身子扔掉手里的半支烟再熟练的将它踩灭。其实点燃烟草后一直没有用,口中无味的糖一直没有吐掉。

居然真的会找到这里来。我真意外,那么确信你的直觉我会在这里?


云雀没回答,或许是觉得没有回答的必要。他想起前几天食草首领拜托他将雾守带回去,却懒得照办不爱照办,找到这家伙时想到的第一件事也只是有念头将他的腿打断省得再乱跑,否则还要自己麻烦着去满世界找。

骸并不介意这种自说自话的尴尬。阳光射进窗子光线越来越亮,骸的长发被镀上一层奇异的金黄色,窗沿遮住的光线切断在云雀脚边。

他盯着轻易找到他行踪的云守慢慢掏出包装纸吐掉口香糖,顺手扔出窗外。


云雀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然后不屑地扬了扬唇角,骸清楚那是在嘲笑他的随意。他回报同样弧度完美的微笑然后快步走上前,抓住拐子冰冷的另一头然后慢慢推开。


骸托起云雀的下巴和他接吻。味觉分辨出骸口中残余着柠檬薄荷的香味,还有些烟草的微苦。

——这家伙,果然又抽烟。


云雀觉得不满,虽然早就知道骸不会因为他自己的一句话戒烟。但乖乖听话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总之他先是回避着那种令他烦躁的苦涩但最后慢慢接受,直到对方松开他。



一个月。

云雀说,看起来没头没脑的一句但当事人都清楚。

啊呀。这么久了。我以为只有半个月,或者更短也说不定——

因为一个人消遣的轻松自在所以觉得时间飞快么?

我以为你不知道,看样子比我还清楚嘛。


骸便笑,顺势松开手。云雀淡淡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没有表现出太多的负面情绪,安静的收起双拐,惦念这片刻难得的安静。

市郊荒芜的废弃别墅在白天也仍然安静得仿佛时间都随之停止。蛐蛐的鸣叫渐渐淡下去,唯一混合着灼热的阳光令人觉得心烦意躁的,只是夏蝉不知疲惫的吵闹。


真会找地方。

他说,别开脸,看向褪色窗帘外生意盎然的花草。


骸无视了这句话中细小的刺,当作赞美来听。这让他心情不错。云雀嘴再毒也很难将他说的恼羞成怒的样子,虽然并不清楚原因,其实一直在退步的是骸才对——以一种令双方都不会感到尴尬的方式。


这种好地方我找了很久哦。不过很可惜……下个月就要拆除了,听说是被私人买下,要重建一座别墅。

钱多的不知道怎么花的人,奢侈总要伴一辈子。

在心理不平衡么?这句话貌似你可以用在我身上。

心理不平衡的是你才对。如果你觉得这句话很适合你,我不介意你再自恋一点。

伤人心不要太过火哦——是我还好,如果是别人可是会伤心哭泣的~

就是说你的脸皮比别人厚出一截,损人的话你都听得成赞美。


云雀不知哪来的耐心陪他往下周旋,不过首先觉得无聊的却是骸。窗帘下阳光照不到的部分有些阴暗,有错觉似乎是骸的眼神有些闪动,云雀微微蹙起眉看他转身向自己走过来,伸出手。

下意识抓紧了手中的拐子。


但骸最终越过了危险区只是解开了云雀西服外套的第一枚口子。云雀很快打开他的手退后两步,骸耸耸肩说,大夏天穿那么多干什么。


和你有关系么?

或许我可以理解为云守的个人癖好……?喂,难道冬天零下的时候也要穿这些么?

废话太多了,闭嘴。

嘛嘛,算我自作多情好了不过我看你都热哦。

都说了和你无关,混账管那么多闲事想被咬杀么!

——我呀,一直把恭弥的事情当作自己的事情在关心呢~

那还真是麻烦了不过不需要,辛。苦。了。

呜这么说我很伤心唉。



什么叫忍无可忍。




两个人就地动上手,焦躁使得云雀一拐子砸下去的时候令骸疏于防范抵不住。直接从二楼窗户很狼狈的折下去,扑倒在柔软的草地里,骸来不及抱怨就翻身站起来勉强用三叉戟抵住拐子,终于有时间和云雀面对面。


喂那么着急想要杀了我?不耐烦到从二楼直接跳下来?

你烦不烦。


目前明显是云雀占上风,而且也毫不留情。骸装模做样叹口气,居然松手放开三叉戟还笑的灿烂好比阳光。

嘛算了,今天我心情好你就趁我没改变主意的时候杀了我好了。


明知道这家伙绝对不留面子说杀就杀。


他十拿九稳自己真的不会死在云雀手下吧也许。或者,是不经抵抗就被杀,云雀不允许。

不管是哪一个,总之他赌赢了。云雀犹豫几秒还是放下拐子轻蔑的哼出声。


如果不是打赢再杀了你,那就毫无意义了。

他用嘲讽的语气说,嘴角勾起的弧度完美。他将草丛中的骸拉起来,对方则笑着完全没有愧疚感。


我就知道。不过今天实在不想打呐,这建筑挺漂亮的再一个月就拆了。

和这有关系么。

怎么没有,打起来的话花花草草什么的包括建筑,都会损坏吧?

说着弯下腰将软下花蔓的牵牛花捡起来,再搭放在一旁的藤架上。


云雀看着翠意盎然的牵牛花蔓,联想到大门前栅栏上生机勃勃的爬山虎。院子里被掩盖的青石板,不知名的花草暗绿的青苔。


要拆了么。云雀喃喃自语,想象得到一个月后这里再次荒芜下来,再恢复生机。

那时的生机会是人为改造而不是现在这样的肆意阑珊。


半人高的野草不会出现在富人家院子。


原来云守也会怀旧么,真令我惊讶。


骸的语气分不清是调笑或者平淡。

对方没回答只是淡淡投过去一个眼神。



还有别忘了我是来带你回去的,别想自己一个人偷懒。

……

六。道。骸。你听见了吧。

……听……听见了。



-FIN-



后语:唔依然很清新,我觉得这样比较适合汤圆姬……而且不像漂流瓶是蓝色的,这篇是绿色加上淡灰色的应该,还有些淡黄色=。=
甜的算不上,只是气氛很平淡。。。虽然有打架不过写出来了很意外的没破坏整体安静的气氛=3=

最后依然,汤圆姬生日快乐,大家都是爱你的哟以后也请继续加油=3333=



FAFUER LAUNCESS
2008.3.6 21:0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本篇地址 | Gift | CM(0) | TB(0) | ▲ top
<<[家教][骸/云]人生若只如初见 Form 竹夜青龙 | メイン | 三件事。>>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top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1020g.blog119.fc2.com/tb.php/34-c583899e
| 首頁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