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本篇地址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top
[禮物私藏=_,=][27691896]皇蛾 From Fafuer
- 2009/06/06(Sat) -
生賀大感謝>w<
以下複製。
皇蛾。


>>BY 沉水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衍生同人
>>CP 綱/骸/雲/髑 無差別
>>全年齡

>>BGM/《mid-花葬》

http://www.mylotus.cn/mid/80.mid

>>於是一學期沒有寫新文。雖然還有兩三個坑[望],嘛再說=___,=很對不起原來這是骸雲來著[揍]。

還有一點非常不好意思的就是,這篇文的時差似乎已經非常亂了=凸=。所以請無視orz

BGM聽不聽看個人意思,因為不是很好找。

湯圓姬生賀XD



==============================

>>All right,guys.Let's give them the perfect Malibu welcome.






髑髏在很早以前就一直很討厭海。所以當她恍惚間看到雨章魚揮動觸鬚的樣子,當即支撐著脫力的身體從五樓折下去。

撲在草叢的身體不知斷了幾根肋骨,她想,然後很快昏睡過去。




VONGOLA十代首領逝世的半年前,髑髏曾接到六道骸的指示,去機場與某個男人會面。那時折斷的右手還沒恢復。而此時日本分部處的雲雀恭彌正私下搜尋骸的消息,因未遂而焦頭爛額。

一星期後直到草壁將照片送回自家主子手裏。原以為他會稍稍放鬆,實際的情況卻是,雲雀盯著照片上右手骨折的少女,嘴角不由自主扯出一抹帶狠的笑。


照片拍攝的位置在義大利的某機場,庫洛姆·髑髏身邊的男性身份不明,城島犬和柿本千種並未露面,六道骸更不用說,失蹤得乾淨俐落,連根頭髮都不見。最後雲雀只是扔出繼續找這句話就再次動身起程。




在GESSO和GIGLIONERO兩家族還未合併之前,VONGOLA內部還算清,六道骸時不時會借著髑髏的身體出來逛。除了REBORN澤田和雲雀,經常有人分不清眼前的到底是髑髏還是六道骸。歸根究底只是,骸經常用髑髏的口吻對人說話。於是便鬧出這麼一個笑話,某次山本笑著對髑髏說了句‘六道骸和雲雀似乎也蠻合適的’,一旁的雲雀當即扔來一拐正中目標下巴。然後骸蹲下身子微笑著說,謝謝,不過我很欣賞雲守這一拐……趁庫洛姆還沒被你們帶壞,提醒一句記得在淑女面前要做紳士。

說完附帶髑髏式的俏皮一笑。亞典型低幼的惡作劇,頗有幸災樂禍看笑話的意思。


後來山本苦笑著揉餘痛的下巴對雲雀說,其實……我說真的,你們的脾氣揉到一起的話應該算是互補吧……?

這次雲雀沒動手,但依然回過頭來狠狠瞪了山本一眼。

似乎是因為山本這句話使得六道骸有事沒事去找雲雀消遣的次數多了起來。守護者加上首領多半睜隻眼閉只眼,當啞巴容易但當瞎子難。家庭教師說無所謂,便也沒人閑得過問。不REBORN笑著又補了一句,Saddle up,guys.We've got ourselves a bronco.



六道骸說,沒套上轡頭的馬並不一定是野馬;不過套上轡頭的馬就稱不上是野馬。

REBORN針鋒相對說你是在說你自己?骸則是聳聳肩並不否認。他按熄煙蒂然後站起來說,也許你們可以當我是那匹野馬……不過很不巧,實際上,我正是匹戴了轡頭的野馬。

他說著用曖昧的眼光瞄了一眼閉目小憩的澤田。

“你說的話和剛才有矛盾哦,骸。還有,轡頭是你自己戴上去的,想摘下來隨時可以。”

六道骸擺出一副可惜的表情,對於澤田這句巧妙撇清關係的話顯得有些微妙。事已至此他並不願意再糾纏細節,最後擺擺手一副無所謂的臉,臨走前附贈一個笑容說沒關係——“野馬再撒歡也沒有一頭驢的脾氣大,只要我還在這裏就隨你差遣……哦對了,刨除薪水費用另算。”

澤田給了他一白眼:“聽你胡扯。”




自那以後骸很少再出來逛,最後由次數很少終於變為失蹤。澤田問起髑髏骸的情況,她想了想說,骸大人他很好。

長大的髑髏留了一頭半長不長的頭髮,使她看起來和那個人不那麼相似了。

清早被第一束陽光刺痛眼睛而醒過來,髑髏慢慢爬起床。鳥架子上雪梟合上眼皮。她伸出手指逗弄,白色大鳥有些不滿地蹬蹬腿,往一邊蹭,不過不肯睜眼。髑髏撚著一縷頭髮看雪梟縮回脖子繼續打盹。


雲雀走出浴室時看到雪梟正抗議般地撲騰翅膀。髑髏笑著抱了沙發墊子,耳尖聽到門響,她回頭,給雲雀一個含蓄的笑容。

“早上好,雲雀先生。”

緩慢擦拭還在滴水的頭髮,雲雀應了一聲,慢慢走過去揉揉髑髏已經長過肩膀的暗紫色頭髮。

“長了。”

“因為這是雲雀先生的意思。”髑髏笑了笑,“骸大人……也希望這樣。”

提及那個名字,雲雀沉默片刻,漫不經心問了一句,你不知道他在哪?

髑髏笑而不答,反問道,雲雀先生很在意麼?

“或許吧。”

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敷衍一樣的答案。




那個時候,髑髏代替六道骸執行霧守的任務已經將近十年。幻術的技巧嫺熟,三叉戟運用的靈活自如。嬌小的少女已經成長為擁有玲瓏身段的女子,但柔和的性格依然不變,任務幾乎不殺人。澤田默許這件事,他的理由非常簡單:女性不需要像男人一樣染滿鮮血,而幻術師也並不需要殺人見血。

她留長髮,他也留長髮,可是兩人看起來完全不像。

她一身白,他一身。



六道骸失蹤的半年之內,髑髏絕口不提他的下落。別人問她,她只是那永遠的一句話:骸大人很好。

雲雀只是默許髑髏一直跟在他身邊,不提六道骸。

直到有一天,雪梟突然飛走了。髑髏也突然失蹤。緊接而來的消息斷斷續續——庫洛姆·髑髏與城島犬、柿本千種一起秘密前往義大利復仇者監獄而失蹤;六道骸被MILLEFIORE第八隊長打敗;義大利某機場那張怪異的照片……

雲雀恭彌坐不住了,命令草壁去調查髑髏的下落。草壁把自家主子的意思在心中解讀一遍,明白雲雀的命令即是叫他尋找六道骸。




當雲雀再次見到出差離開的澤田綱吉已是一星期後。首領將雨守丟過來的報告扔在桌子上,抬起眼瞼平淡地問,雲雀學長想問什麼?

VONGOLA的雲守沒有表現多餘的情緒,只是說,我明天去趟義大利。

澤田綱吉先是怔了怔,爾後大聲笑開:“原來雲雀學長也會請示我的同意——或者說,告訴我這件事的目的,是想讓我做些什麼?”

“或許你可以當作這是請示。不過我只按我的意思走,告訴你只是出於我高興。”

“也就是說,雲雀學長要去義大利找尋髑髏……骸的消息?”


這次雲雀遞過一個略顯厭煩的微笑。

“沒那必要。”

他說,但沒有多加解釋。





時間退回六道骸失蹤之前。




雲雀回來的時候似乎已經淩晨一點。他看到暗之中隱隱約約的物體輪廓,轉過櫃子,小心擦過堅硬的棱角;然後看到那個傢夥。

在大的三人沙發上休憩,似乎在等他回來。


骸悶聲:“回來了就去睡覺吧。”

一隻手臂把最後一點光都遮住,蓋住眼皮。

雲雀並不理他,脫下西服外套直接扔在沙發上蓋住骸的腦袋,再扯下領帶。


骸切了一聲,終於不大高興地抬起另一隻懸著的手拽下西服。這時正看見雲雀拽領帶,然後伸手把西服遞給他,雖然知道他不會接,不過那樣的話就扔在地上好了。

六道骸這麼想著,剛剛伸直手臂就突然被捉住手腕,迅速且毫不遲疑,然後被奪去手中的外套。

“誰叫你動的。”

冷冰冰硬邦邦的聲音竄進中耳道,仿佛一桶冷水自上而下澆個爽快。骸原本慵懶的神智一下子清醒,便笑著迎上那張邦硬的嘴臉。

“我還不想被悶死。順便,衣櫃在你身後六步遠。”

雲雀並不放開那只手,也並不理會這句話,稍稍用力拉扯並不強壯的手腕,一口咬住柔軟的手指。

淡薄的腥味就這麼爭先恐後湧出來。

咬傷手指時,自那只手臂非常清楚地傳來一陣輕微的顫慄。似乎是很痛,雲雀看清六道骸稍稍蹙起眉,冰冷的溫度順著牙齒傳遞過來。

六道骸有些不滿想抽回手,但手腕依然被攥得死緊。最後終於打消念頭重新躺回沙發,眯起眼睛看雲雀用牙齒粗魯撕開手指上的傷口,再把血液咽進肚子的情景。

“雲雀君要是想要我的血液的話,我可是會在以後兩倍價錢討回來的哦。”


有些痛。

雲雀鬆開被自己咬得血淋淋的手,冷笑著回應:“我等著。”



早上雲雀見到的已經是準備早飯的髑髏。她說,雲雀先生,早上好。

他微微點頭示意。


那天早上雲雀沒有刷牙。血液腥鹹的味道殘存在唇齒間,和牙膏噁心的甜膩混在一起,形成更糟糕的味道。




髑髏每天的早安已經成為雲雀的習慣,而六道骸每晚仰在沙發上等他回來似乎也成了習慣——而且是最要命的那個習慣。執行任務時則罷,平時晚上若是不在,就是去了夜街。

要命的地方就在於,習慣性覺得他在,結果卻沒看到他。

雖然不會可笑地感覺不安,卻一味地覺得[他應該在這裏]。

所以第二天清晨回來的若不是髑髏而是六道骸,雲雀睜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抄拐子。他不爽,原因出自六道骸,那麼挨打似乎理所當然。

自從第一天剛進門就被一通單方面施暴而吃了一記不明不白拐子的六道骸倒是莫名其妙,原因雲雀不說,骸也不問,冷硬的嘴臉昭示自己不爽,就是不爽,所以你就得挨打。

後來六道骸自己慢慢總結出原因,便對雲雀說,我知道你討厭群聚所以不帶你去,但如果你不想我一個人出去,你可以告訴我。

雲雀嫌他煩,說你哪那麼多廢話。

從那以後六道骸在雲雀會回來的晚上不再出去。




“……怎麼……被打了?”

澤田心不在焉終於注意到霧守脖子上一片被鈍器打到的淤血,忍住笑意打了呵欠:“想要耀自己和雲雀學長親密的關係也用不著敞開衣領故意給人看吧?”

六道骸恨恨把任務報告單往澤田的臉上扔:“多謝操心彭哥列,我和雲守的關係好得不得了。只不過今早莫名其妙被遷怒沒來得及處理。”然後拽著色襯衫領子把扣子系到最後一個,幾乎扼斷喉嚨。

“依你的性格似乎不應該這麼在意這種……痕跡,居然系得這麼嚴實是想裝處子麼。”

“是不想讓你的眼睛總往這裏掃。”

六道骸終於扔出招牌商業笑容,細細品味還有那麼一點帶狠的味道,“無事告辭。”




後來雲雀帶著髑髏在海邊散步的時候,六道骸稍稍阻止。

“她討厭海,”六道骸用髑髏的外貌和聲音平淡地告訴他,“所以不要總是帶她到這裏來,即使這裏只是環海高速。”

雲雀稍稍抬起眼睛,“是她自己要求的。”

“哦,你答應了?”

骸眯起眼睛笑了,夕陽下女性的輪廓顯得柔和。




髑髏告訴骸說,雲雀先生和骸大人一樣,都是很溫柔的人。

說這句話的時候,少女笑得很溫暖,像那天環海高速遠處映在臉上的夕陽。

骸揉了揉少女逐漸變長的頭髮,沉吟片刻問道,“還習慣麼?”

“……嗯,雲雀先生很照顧我。”

“庫洛姆,明天去買束梔子。”

“嗯?”

“當作謝禮。”




實際上,給澤田綱吉做完報告之後,骸的心情非常惡劣,直接導致拐子和叉子在大半夜掄起暴力的華爾滋。成功將雲雀按在床上報復性朝脖子上狠咬一口,和自己受傷的地方一樣,代價是折斷一隻手臂。

鬆開嘴,骸呸了一口血,氣不打一處來的兇狠笑容直白映在雲雀晶亮的瞳孔裏。

然後俯下身去又是一個帶著破碎詛咒的吻。


之後的安靜來的不可思議。雲雀只是看著他。

“知道嗎,”骸突然說,話題來的奇妙,“庫洛姆討厭海就像討厭血液一樣……都是腥的。”

“你讓她買的梔子?”

“她暈水。”六道骸自顧自說著,並不理會雲雀,“所以她討厭海,甚至討厭河。她討厭水。”

髑髏說,泡在腥咸水中的感覺,就像那天肇事時泡在自己的血液裏一樣,只不過血液是熱的。


“六道骸,你今天看起來就像是那些食草動物。”

雲雀慢慢說,伸出手勾住他的脖子。

六道骸就勢吻下去:“覺得不順眼就來咬殺吧。”

“樂意奉陪。”




後來六道骸無緣無故失蹤,沒有向任何人打招呼。髑髏的表現也不像是出了事,於是所有人都沒怎麼在意。

雲雀問髑髏,六道骸呢?

“對不起……我不清楚。”

“他在哪?”

“不知道。”

“他怎麼樣?”

“……不知道。”

髑髏垂下眼睛,聲音充滿歉意,“對不起,雲雀先生……骸大人並沒有告訴我,也許只是回去休息。不過,他很好。”

從少女這裏只能得到這些消息。雲雀看著床頭櫃上三天一換的新鮮梔子,不再出聲。




直到髑髏也失蹤的那天,澤田終於覺得不大對頭,可是霧守——無論是那個總是掛著優雅笑容的男人還是那個嬌小翩躚少女,都像霧氣一樣不知所蹤。

雲雀隻身前往義大利,可是並無收穫。再次回到日本時得到的消息就是澤田綱吉逝世,以及VONGOLA內部混亂的狀況。他沒有直接回去,而是在並盛附近遊蕩,看一片冷寂的街道。

VONGOLA基地裏那個長時間沒人居住的房間已經落上一層灰,無人打掃,床頭櫃上的花瓶裏梔子已乾枯成死氣沉沉的枯黃色。




雲雀恭彌並不擔心,入江正一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得幾乎完美無缺。幾天後他在並盛神社看到色火焰,輕鬆將γ打敗,並看到那個頭小小的、還是國中生時的澤田綱吉,一臉傻子氣。

然後見到面色如身下床單一樣臉色蒼白的少女,用毫不溫柔的態度給了她活下去的機會,並在突襲當天擅自帶了她去。



當意識消失在十年火箭炮所致白煙中的最後一秒,雲雀突然想到,也許這徹頭徹尾的一切,從國中到現在,曜一戰,陰差陽錯當上雲守,都不過是無聊的作繭自縛。



-FIN-



對不起這又是提前量。

六月中考,現在寫完現在算ORZ


於是說這篇並沒有明顯的攻受之分,也談不上BL味,只是MAFIA之間略帶性話題的曖昧言辭?[毆打

原作還是涉及了一點,而且時差很亂,大概這種表現方法並不合我意,應該是受了空境五的影響[捶牆]!

主要想表現出來的還是一種長時間沉澱下來的‘習慣’。

而且很抱歉前後文風似乎不大一樣,這篇文的文風和以前也不大一樣。

最最對不起的是我似乎把骸先生寫得受掉了=口=不過骸先生其實一點也不是受的他只是太懶了所以看起來像受而已[揍

也有原因或許是因為雲雀太強勢了?[接著揍orz



這篇文的原名應該是《遺忘曲線》,取自‘艾賓浩斯遺忘曲線’。不過改稱《皇蛾》並沒有什麼意義,純粹是私心罷了。

不過也有對雲雀作繭自縛的一點點暗示吧……大概。


於是以上。復活文居然是生賀這點非常抱歉=皿=

湯圓姬生日快樂XDD


>>F/柒染/沉水未央
>>2009.2.13 21:36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本篇地址 | Gift | CM(2) | TB(0) | ▲ top
<<【禮物收藏】骸雲Form耽 | メイン | 完結賀圖>3>>
コメント
--
廿,其实我老早就想说一件事了......

————能不能不要看繁体!(自抽)
2009/06/14 20:31  | URL | 微微 #-[ 編集] |  ▲ top

--
TvT要讓你失望了因為俺FC2申請太早不能用中文版
簡體後臺會變成碼...
2009/06/24 19:36  | URL | 光 #Yeo.f.xU[ 編集] |  ▲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top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1020g.blog119.fc2.com/tb.php/119-333bf4ad
| 首頁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