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本篇地址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top
[自錄入]司馬遼太郎小説《燃燒吧劍》有愛片段(三)
- 2009/04/11(Sat) -
實話說,我錄下面這麽長一段,只爲了總司的某一句話……=-=|||

3、(提要:在八王子的較量中,嵗三贏下了一侷,直接造成了比留武舘的解散,因此與七裏的梁子也越結越深。初戰告捷的快意並沒有持續多久,麻疹的流行讓試衛舘的維持舉步維艱。在山南的建議下,近籐與土方望向了通向京都的中山道。)

文久二年年底的某一天。
山南神色匆匆地來見近籐,開門見山地便說:“近籐先生,我有個重要的消息。”
“重要的消息?”
“是有關幕府的秘密。”
“既然如此,那就請土方先生也一起來聼吧!”
“不,此事非同小可,我希望只有先生一個人知道。”
“我和土方先生情同手足,又是結拜兄弟,還分什麽彼此呢?”
“像這種賭徒浪人,還會講什麽道義!”
“不,他倒有古代武士的風範。”
因此,嵗三也被叫來了。嵗三和山南互瞄一眼,也沒有打招呼。
“以前我在千葉武舘時,有一個出身出羽地方的同事,叫清河八郎;這人,文武全才,可貴的是謀略不遜于戰國策士,而且年方三十。他在神田的玉池開設了一家文武兼授的私塾,而且和東京府内的志士、幕府大臣們來往親密。”
“哦?”
近籐的孤陋寡聞,由此可見。
“這位清河先生,”山南賣個關子,又道,“對幕府要員提出自己的意願,希望利用官費來設立浪士組,據説已得到幕府老中板倉周防的首肯。”
話説,幕府對攘夷黨的行暴虐、目無法紀感到非常頭痛,他們暗殺大老井伊、攻擊江戶東禪寺的外國旅館;而且借天誅之名隨意殺害開國派論者。最近有些人還主張打倒幕府,因此危機重重。
板倉爲了挽救危機,想利用幕府的公費來收容這些攘夷浪人,以免亂賊滋生。於是授權給講武所的教授方松平忠敏,負責徵募浪士。
松平就利用清河一派的劍客(如脫離彥根藩的石阪周造——活到明治中期、藝州浪士池田太郎),讓他們以私人的關係在江戶府内或附近的武舘發放檄文。
“檄文?”近籐驚訝地說道:“我們武舘怎麽沒接到呢?”
“這——”山南露出憐憫的表情。
安政中期以來,江戶地區的武館將近三百個,所以,一些以農夫子弟為對象的小武館是不可能受到檄文的。
“當然不會送檄文給我們的呀!”
“爲什麽?山南先生。”歲三不服氣地插嘴。
歲三本來就無法忍受別人嘲笑與冷淡的差別待遇,而此時又由山南口中說出,心中更是不滿。
“哎,土方君,滄海遺珠,在所難免,不是嗎?”
“好了,你們別爭了。請問山南先生,這種組織以後是歸旗本管的嗎?
”不!“山南堅決地搖頭說道。
山南并不只是個劍客,若以知識分子而言,他是個思想保守,積極的攘夷論者。
”這不是旗本管不管的問題,而是在於作為一個堂堂正正的大和武士,應該以驅逐外人入侵為天職,做個攘夷的先鋒,這才是浪人組最重要的任務。”
“不過,終究會變成幕府所管轄的武士吧!”
近藤認為,在川以前,囚犯遇到戰爭發生時,可以投入諸侯的部隊,一有戰功即可將功折罪,成為正式的武士。
“阿歲,你以為呢?”
近藤高興之餘不禁問起歲三。其實近藤并不在乎能不能成為武士,而是目前這種狀況持續下去,武館越來越窮,總有一天,大家都會餓死的。而這個困難卻因山南的一句話就 解決了,他怎能不高興呢?
“如果參加的話,我們武館就要解體,事體重大,不得不慎重考慮,可是……,有外人在,我也不表示意見。”
歲三故意很不客氣地說著。他一旦討厭起某個人,在那個人尚未消失之前是不會罷休的。
“大師父(周齋)既然還在,我們何不聽聽他的意見呢?”
山南也不忘殺殺歲三的銳氣。
“好吧!”
近藤馬上去請周齋老人出來。
周齋老人年紀大了,對變化多端的時事也搞不懂。不過他還是贊成山南的主意。他說:
“這樣一來,大家就會成為幕府的直轄軍了呀!”周齋咽了咽口水,又說,“那我也就成直轄軍的前輩了。”
主意已定,近藤便把門徒和食客全部集合起來,讓山南來說明這件事。
“真是好主意!”
食客原田聽了山南的說明以後,雀躍不已。這個傢伙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只要有飯吃就高興的不得了,似乎就是爲了吃飯和打架而生的。
“總司,你看呢?”
近藤關心地問道。
“我?不管是上天堂還是下地獄,我都會跟著近藤師父和土方先生的。不過我還是希望上天堂。”
“那么井上君?”
“我也一樣。”
“齋藤君呢?”
“我也參加。不過要先回家辦點事,大概會遲一點到。”
“哪永倉君、藤堂君,你們要不要一道去?”
“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不參加那多可惜啊。”
但,總還是有一部分人不去。所以除了沖田、土方、近藤外,還有九個人參加,武館也因此解體了。
應徵浪士組的人約有三百個,可是因此解散的只有近藤的試衛館。不過話說回來,武館解體最大的原因還是由於麻疹和霍亂的流行。







4、(提要:歲三在決定上京之後,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買一把百兩的好劍。他多方籌借,踏破鐵鞋,戲劇性地在一家古玩店中尋到了埋沒于蕪雜之中的名刀兼定。)




經過整修的和泉守兼定,換了漆的刀鞘,刀身閃著森森寒光,刀背透出栗色,完全是 一派名刀的本色。
歲三拿著刀的手微微地顫抖著,心想:
——這把刀一定削鐵如泥吧!
得到和泉守兼定之後,歲三的行動有了變化,連沖田總司都察覺了。歲三晚上都不回來,到天將亮時才推開武館的大門,然後一直睡到過午。但一到黃昏,又出去了。
“土方先生,”沖田露出慣有的純真笑容問,“你是不是有什麽心事啊?”
“沒有。”
“我說啊,你是不是被狐貍精迷住了啊,一身都是狐貍騷味兒的。”
“去!”
歲三對這種無聊的戲弄有些光火了,但一邊還在磨著刀。
太陽又逐漸西沉,燈一盞盞地亮起來了,沖田的臉在昏黃的燈下顯得模糊不清。
“今天晚上要到什麽地方呢?”
“……?”
“不要騙我啦!”
這個年輕人似乎有所警覺。
最近試刀殺人的風氣相當盛行,武士們每得到一把新刀,總喜歡在夜晚的街道上出其不意地殺人,以試自己的刀是否夠利;而有些浪人政客也乘機出來尋仇。因此街上經常有無名的尸體。一入夜,便沒有人敢上街。
“不要惡作劇了吧,省得惹上麻煩。”
沖田臉色平淡地說了這句話,他已經大略知道歲三要去做什麽。
歲三卻不把沖田的話放在心上,到了晚上又出去了。
其實歲三并不是爲了試刀殺人,而是打算拿試刀殺人的傢伙開刀。所以連續幾天,他都選擇暗殺事件頻繁的街道去遊蕩。
這天,終於讓歲三給碰上了。
大約九點鐘。歲三走過金杉稻荷的牌匾前面,來到久保田某人的住宅拐角時,突然後面襲來一陣刀風。
歲三馬上閃開跳到圍墻旁,一面拔出兼定,一面回頭看,并習慣性地擺出下段身架。
歲三沒有出聲,在月光下,對手的身影緩慢地向左方移動,身手似乎不。
奇怪的是對方又把刀收進鞘中,垂著右手,漫無聲息地向歲三走來,從他的步法和腰部來判斷,這個人的武藝,大概一拔刀就能置人于死地。
歲三不敢大意,提高警覺注視著對方的行動。
“喂!”對方突然開口問道,“你是什麽人,報上名來,也好讓我在你死後來祭你!”
“呸!”歲三啐了一口唾沫,也不說話。
兩個人之間的距離只有六尺,一發動攻擊的話,一定會有一個人立刻變成亡魂,所以兩個人都在等待對方進一步的行動。
彼此都是道中高手,都懂得敵不動我不動,敵欲動我先動的道理。
這時候,歲三悄悄彎了一下膝蓋,沿著墻打跳出二尺遠,同時以閃電般的速度拔出腰間的刀,向對方刺去。
可是對方壁歲三更快,他降低腰部,刀尖指天,朝歲三的腦袋直劈下來。
刀和鐵器撞擊出火花。
不知何時,歲三已把握刀的手翻轉過來,用左手中的鐵扇去擋對方的刀。右手中的兼定像風一般,旋回地打中了對方的右臉。
霎那間,對方的臉肉開骨裂、眼球跳出,仆倒在地上立刻氣絕。
——名不虛傳啊。
歲三看著自己手中的刀,心想。
二月八日,歲三與幕府新征的浪士三百人,在小石川的傳通院集合,然後由江戶出發,經過六十八個地方、一百三十多公里,到達京都時已是文久三年二月二十三日傍晚。
歲三住進壬生寺時,他的袖子還沾著江戶濺到的血。






TBC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本篇地址 | Makoto | CM(0) | TB(0) | ▲ top
<<邂逅。 | メイン | 最後一張。>>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top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1020g.blog119.fc2.com/tb.php/109-3f39d836
| 首頁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