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本篇地址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top
[自錄入]司馬遼太郎小説《燃燒吧劍》有愛片段(三)
- 2009/04/11(Sat) -
實話說,我錄下面這麽長一段,只爲了總司的某一句話……=-=|||

3、(提要:在八王子的較量中,嵗三贏下了一侷,直接造成了比留武舘的解散,因此與七裏的梁子也越結越深。初戰告捷的快意並沒有持續多久,麻疹的流行讓試衛舘的維持舉步維艱。在山南的建議下,近籐與土方望向了通向京都的中山道。)

本篇地址 | Makoto | CM(0) | TB(0) | ▲ top
練=皿=
- 2009/03/17(Tue) -
Photobucket
土沖。這個是假期時畫的一小段漫畫裏的一個場景了。也是縂司唯一一次的失態。
(別看我,之後什麽也沒發生啦=-=)
基本上,自家的縂司是嵗命。不過非愛意的感覺。雖説表面從順,不過他本質上一直是土方先生難以讀懂、不可控制的東西。土方先生可能連縂司爲何執著于自己都不知道。
私覺得土方先生是那種雖説閱人無數信手拈來,但是面對真正在乎的東西會意外笨拙,立場十分被動的傢伙=-=

縂司在近土齋沖這四人當中是我最關注的一個,也是最讓我難以理解的一個。
其它三個人的性格作風都很完整統一,結合起他們的經歷出身都好解釋。不過縂司很矛盾。
一方面殺人如麻,另一方面卻活潑開朗談笑風生,喜歡和小孩子玩樂。
這個人的神經到底是什麽構造呢。

今天看到說雙子男生的個性,“行動上明明是很活躍的一個,但是心理上卻表現得好像置身事外。”
這不是司馬傢那只麽(爆
嘛,大概雙子座真是很難理解的,就像我也不理解我自己=-=;(所以才對啥八字佔星心理測試各種問卷的很感興趣吧)

裏面依然是十分鐘一張。囧
本篇地址 | Makoto | CM(7) | TB(0) | ▲ top
顔色練習。
- 2009/03/11(Wed) -
Photobucket

開始啃色彩。或者說是試著找找感覺……。LB封面的最終版沒有出來也是因爲在這上面卡了。
色弱多多練習的話(大概)也是縂有一天會變好的吧……(底氣不足
算是原創新撰組,10分鐘一張的隨意品,慎點。=-=;
本篇地址 | Makoto | CM(4) | TB(0) | ▲ top
[自錄入]司馬遼太郎小説《燃燒吧劍》有愛片段(二)
- 2009/03/02(Mon) -
劇情接上篇。
本篇地址 | Makoto | CM(4) | TB(0) | ▲ top
[自錄入]司馬遼太郎小説《燃燒吧劍》有愛片段(一)
- 2009/02/25(Wed) -
=-=上班閑下來有筆電沒網的時候就干這個來了。
說是有愛片斷……大多數還是土沖互動啊。這本裏縂司真是一出場氣氛就莫名的活潑起來(笑)
至於爲什麽要打上來……我當初尋求此書實在太辛苦了。OTZ日文版還好只要肯花錢就有,但在幾經周折之後能夠碰巧讓我找到譯版也真算是和這書有緣了。
因爲我自己手頭上有兩套,一套是文庫的日文版,一套是70年代年臺灣漢麟的繁體譯版。所以在錄入的時候,會以漢麟的翻譯為基礎,再參照日文原版,在表達上作一些修改。(基本上就是改得更口语化一点啦。)

錄入内容主要以土沖的互動爲主,某些非土沖的精彩、經典片斷也會打上來。
片斷根據書中的時間順序。括号内为光的标注。
本篇地址 | Makoto | CM(3) | TB(0) | ▲ top
土冲小感。
- 2009/01/05(Mon) -
本來畫了點PM的東西。但是掃不上來,所以待補。

《燃えよ剣》夾生夾生地看完了,於是覺得乃老師應該是個不折不扣的燃劍派,所以大概在PM鉄的漫畫裏出現土方先生江戶探病一幕是可以期待的………

………………期待個鬼啊orz都坑了兩年了orz
所以就自己畫。這種場面還是要漫畫表現來得自然點。司馬老先生的縂司就不像世間之人。
燃劍的這一段有個細節,土方先生前來探望縂司的時候是深夜,縂司隱約聽見響動,持劍驚起,結果在聼清腳步聲后便慢慢把劍放下了,足見兩人交誼。也難怪會有人說司馬氏的土沖感情好到曖昧的程度orz

其實要正直地講,燃劍好歹是寫土方副長這個蛇蠍般的男人,但僅僅如此的話,畢竟不太好玩。還是要有個人來激發一下他的一面嘛——於是這個人,縂司無疑是最適合的。一則心思伶俐,體悟土方先生的用心順理成章;二則性情率真,調戲(?)土方先生自然而然;三則身為晚輩又是多年同門,學習好又體弱多病,土方先生對其垂憐也人之常情;至於四,縂司是美少年啊……好吧當我沒講。

可以說自始至終在燃劍裏,懂得土方先生的,就只有縂司一人而已。心裏話土方先生只願對他講,在土方先生面前小戳小搗也是他才有的特權。總之,在縂司面前,副長的纖細害羞體貼賢惠等等美好(?)的品質,可說是大放異彩orz。
就比如説有一段,説到副長每隔十天半月就把自己関在房裏,誰也不讓接近。這事局長也是沒注意的,但縂司找隊士一問,就知道,哦,土方先生又在冬眠了。於是縂司樂呵呵地跑到土方先生房前喊了一聲,然後滿意地聽到裏頭稀里嘩啦藏東西的聲音。orz果不其然,土方先生是躲起來寫他那不怎樣的發句……當然最後的結果還被縂司當面找到並偷偷取笑……orz
之後就是縂司那句“土方先生真是可愛啊”的名臺詞了。炸。
某意義上也可以說,因爲有了縂司這個存在,咱們的土方副長就變成了著名的傲嬌= =

縂司看似頑皮,倒是十分知輕重的,很多事總是最早看明白,但又仿佛輕飄飄的自在得很,也不知是性格渾然天成,還是到了大智若愚的境界。orz
據説燃劍的縂司和血風的縂司是別物,但是在我看來還是同出一轍。也許是因爲血風我只看了網上零碎的翻譯版本的緣故,而長洲奸細一篇裏的縂司和燃劍當中算是無二致的。要說大的不同,就是縂司之戀那一篇了吧…但我覺得此篇的縂司,和血風的其它篇目也很難聯係起來就是。

說回燃劍。鉄之助出場比較晚,但是他是在縂司死後,用來繼續襯托土方先生作爲“性情中人”這一面的唯一人物了。接受鉄之助入隊並且將他留在身邊做小姓的原因也是大家所知道的“這孩子像縂司”。(笑) 其實細細想想,當時縂司已經不在身邊,少了那個嬉笑談天、出則可靠入則知心的人,作爲土方先生,多少是有些寂寞的吧。順便查了點資料,發現在那個男色流行的時代,小姓的工作是包含“侍寢”的,於是這麽一說,土方先生對縂司的用心可是不得了了。orz
因爲PM的主角是小鉄,之後箱舘之戰很可能會有土方先生絕境托付遺物的重頭戲。但是縂覺得若沖田縂司一死,PM好像也塌了半壁江山。
是乃的話,土沖在江戶的最後一面,真的會抱抱也説不定。畢竟縂司連小鉄山南甚至山崎都讓抱過了,本命不抱一下説不過去。……算了,一切都是YY,現在放眼望去,就是那懨懨的一個坑。T皿T

倒是很喜歡PM的土沖,也許因爲這裡面的縂司也對土方先生用心極深(燃劍裏則未有上升到人生意義的地步=-=)。雖説其中土方先生對於縂司走上這條道路一再自責,但于縂司而言未嘗不好。畢竟,若我是縂司,恐怕也會選擇為他執劍,伴他肩側,知他辛酸。
不管結局怎樣,看那裏頭的土沖,看他在屯所的午後給他端茶,他看著他心不在焉地喝下,便覺得歲月靜好,別無所求。

與PM的溫柔大姑娘(揍)不同的是,司馬老先生的沖田縂司給我一種孩子氣的天真和殘酷的感覺。也許與年紀小小就開始斬人,將人間的斬殺視爲理所當然有關。正因爲這種對血腥的“習慣”和“接受”,加之成長環境雖有艱苦但尚且算是溫情,沒有影響到他開朗純真的性情;再者,出身武士之傢的早期教育,讓他有忠信禮義的價值觀。於是就有了這樣的沖田縂司吧。

關於縂司的改名,作爲土沖派,我對於司馬“‘Souji’是嵗三戲稱而來的小名”的解釋自然是十分受用的XD。而且在關於新撰組的很多作品中,土方先生似乎從試衛舘時代就喚當時還是“宗次郎”的縂司為Souji了。總之,如果說“沖田宗次郎”還屬於白河的沖田家,那麽“沖田縂司”就是屬於新撰組。這麽說來,最終病卒鄉野而非命殞沙場,墓碑上刻的是沖田宗次郎。他終究還是回到那裏,然後死去了。

下面是關於血風土沖的感想,補到baike上面的一段。
本篇地址 | Makoto | CM(7) | TB(0) | ▲ top
| 首頁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